菜鳥裹裹香港電話 > 專欄 > “圍獵”滴滴
“圍獵”滴滴


圖片

暗流湧動。

來源|AI藍媒匯

ID:lanmeih001

作者|葉二

編輯|魏曉

7月7日中午12點。

不少北京的用户手機上,收到這樣一條邀請短信:

圖片

美團打車於7月8日北京正式上線。

與此同時,在天津等地區,T3出行的朋友圈投放廣告已經持續鋪了數日。

一個強烈的信號已然顯現:戰火平息已久的網約車江湖,再次暗流湧動。

導火索在於,位於行業龍頭位置的滴滴,眼下處於監管危機,產品下架,並暫停新用户註冊。

殘酷的商業競爭邏輯下,這無疑給了早就覬覦網約車市場蛋糕的其他玩家一個不錯的衝鋒窗口。

於是一場新的角力,也就此拉開帷幕。


老玩家的再發力


打開美團打車頁面。

圖片

從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建外SOHO西區,到四惠東地鐵站,約8公里的距離,根據頁面顯示的方案,平均約在8元錢,甚至最便宜的方案僅需要3元錢。

圖片

而對比滴滴,後者的特價快車也得是12元錢。

差距很明顯,原因是美團打車給出了優厚的新人補貼,是單單立減。

這是基於用户端。

同時在司機端,美團打車亦發佈了力度很大的招募政策:限時專享3日單單流水+20%,最高1000元階梯大獎等。

熟悉網約車市場格局變遷的人應該記得,上一次美團打車如此猛烈補貼,還是在三四年前。

2017年2月,美團打車在南京上線打車業務,自此與滴滴展開正面交鋒。該年年底,美團打車還上線一個名為“快給北京投票助力,免費打車就差你一票”的H5,聲稱點擊人數超過20萬人,美團打車北京站將立即開通,意圖進攻滴滴的大本營。

那一段時間裏,美團打車是來勢洶洶,獎勵補貼政策是應有盡有。曾經交好的程維與王興,也隨之變成了“友商”。王興説:試試。程維説:爾要戰,便戰。

但再一年,美團打車就換了策略。

據瞭解,美團打車直至2019年6月才以“聚合模式”進入北京,同時公司層面一定程度上弱化了打車的戰略權重。

AI藍媒匯注意到,2018年,美團打車一路高歌猛進。一年後的2019年美團年報中,對於美團打車,整整56頁卻只有一處提及。再到2020年,網約車業務從年報中消失。

“可以説,此前王興已經選擇放棄了打車這一業務,僅作為信息流量中介,成為美團本地生活服務中的一個功能。”有業內人士告訴AI藍媒匯。

但現在在滴滴遭遇監管之時,從美團現有在北京等地的動作來看,美團也未必沒有重燃對打車業務的野心。


新勢力“趁虛而入”


不僅是美團,市場上既有的網約車玩家也早就展開行動。

今天中午,在天津市和平區天河城,吃完飯的何晗洋剛走出商場大門,就被T3出行的地推給拉住了。

後者手上拿着一張“新朋友,領新人大禮包;老朋友,最高優惠10元”的小程序碼,熱情地向來往用户介紹T3出行的優惠力度以及服務體驗。

“最近這段時間,盡是T3出行信息轟炸了。” 何晗洋告訴AI藍媒匯,這幾天她所在的公司,幾乎所有同事都在朋友圈收到了T3出行的廣告投放。

且何晗洋印象很深,就是在滴滴被通告監管的一兩天之後。

此外,不僅是T3出行,如祺出行、萬順叫車、享道出行等網約車平台,亦紛紛在微博上發佈了用户拉新相關的新活動。

一時間,網約車江湖再度被激活。

畢竟,對於一眾網約車新興玩家來説,這的確是一個不容錯過的機會。

近兩年,互聯網資本主導的網約車大戰在格局固定後,早已平息,不過一些基於國有背景、傳統大型車企的網約車新興勢力開始湧現,試圖爭奪一定市場。

比如T3出行,就是一汽集團、東風汽車、長安汽車三家央企聯合成立的網約車公司,目前已經進入包括天津在內的20多個城市。

來頭很大,但由於整個網約車出行市場已經發展多年,已經進入存量競爭階段。

易觀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國內網約車市場10082萬活躍用户中,滴滴佔去了9252.9萬,嘀嗒出行、首約汽車、曹操出行、T3出行中最高活躍用户分別在千萬級別,其他的一些新進入者用户則僅在數十萬量級徘徊。

如何從滴滴的盤子中爭奪更多的用户,本就是T3出行們的核心議題。這一次在滴滴下架時,T3出行們展開攻勢,也就是商業競爭策略下的自然反應。

效果,也很可觀。

圖片

以T3出行為例,根據七麥數據,T3出行近一個月IOS下載量估算圖中,7月4日之前,下載量每日保持在20000左右,而在7月4日、5日當天,下載量直接飆漲到了60000左右,後雖有回落,但相對此前,仍然處於高位。

圖片

這種情況同樣發生在首汽約車、曹操出行、美團打車司機端等上。

從數據上可以清晰看出,對於滴滴而言,各方的衝鋒的確構成了壓力。


更可能的蝴蝶效應


不過可能還遠談不上威脅。

一方面,滴滴雖然下架,不能拉新,但並不影響既有約4億國內用户的日常使用。多名跑滴滴的司機告訴AI藍媒匯,目前接單、收入等都未受絲毫影響。

AI藍媒匯獲得的一個北京滴滴司機7月7日流水顯示,該司機在當天完成21單,在線時長11小時,單日流水接近600元。

圖片

另一方面,滴滴本就是從昔日網約車江湖曾經如火如荼的廝殺中一路突圍而出,並在這過程中構築了護城河。

“其他時間段可以對比誰更便宜,用誰,但到了上下班高峯期,首選肯定是滴滴,因為應答是最快且最有保證的。” 何晗洋告訴AI藍媒匯。

在業內看來,雖説各路網約車勢力再度發起進攻,但能夠攪動的市場格局變化水花並不大。

滴滴此次被監管引發的蝴蝶效應,更大的影響或還是在網約車公司的後續資本運作上。

要知道,目前市場上哈囉出行、嘀嗒出行等公司,也均處於衝擊上市進程中。

嘀嗒出行去年10月,便向港交所遞交IPO申請,失效後在今年4月,再次向港交所重新提交了上市申請。同月,哈囉出行也正式在納斯達克遞交赴美上市招股書。

但在滴滴上市引發的監管風波之後,在網絡數據安全已經被提到了至高位置的當下,嘀嗒出行們的上市進程或存在不小變數。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菜鳥裹裹香港電話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菜鳥裹裹香港電話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菜鳥裹裹香港電話@菜鳥裹裹香港電話.com)

Copyright © 菜鳥裹裹香港電話 2000-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北京鬥牛士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京ICP備15062447號-2     京ICP證151088號
京網文【菜鳥裹裹香港電話】2361-237號